思想聚焦 首页 / 思想聚焦

绿色发展是“全球南方”经济发展的关键

信息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发布时间:2024-04-25 浏览量:866

通常认为,绿色增长概念首次由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第五届环境与发展部长会议提出。此次会议通过了《2005年亚太环境与发展部长宣言》,承诺将共同努力争取环境保护与经济增长的双赢,实现以“绿色增长”为特点的可持续发展。与绿色增长相关的概念是绿色发展,中国是绿色发展理论和实践的积极参与者、重大贡献者,通过生态文明建设贡献了绿色发展的中国方案。今年1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指出,绿色发展是高质量发展的底色,新质生产力本身就是绿色生产力。绿色发展再次成为国际学术界讨论的重要话题。英国萨塞克斯大学商学院研究员凯尔·S. 赫尔曼(Kyle S. Herman)认为,绿色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如今不再被认为是一个国家的经济负担,而是其工业化与经济增长的双支柱。围绕“全球南方”在绿色发展方面取得了哪些成就、作出了哪些贡献,中国如何推动全球绿色发展等话题,本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

“全球南方”更注重绿色发展 

赫尔曼提到,绿色增长旨在促进低碳、资源节约型、社会包容型的经济发展,可通过减少碳排放和污染、提高能源效率和资源效率的公共及私人投资来推动实施。绿色增长政策是一种对经济和环境都有利的双赢举措。当前,人们对环境法规如何影响企业、如何驱动创新与竞争力提升越来越感兴趣,因为这些法规可以同时满足发展、环境和经济三个方面的需求。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等多边发展机构以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巴黎协定》等国际协议中也多次提到绿色发展理念,强调要在全球框架下开展合作,以多边机制共同推动绿色发展,向“全球南方”传播绿色技术。实际上,近年来,发展中国家进行了更多的绿色技术创新,占据了全球绿色产品出口的约三分之一。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环境、教育与发展学院教授塞缪尔·希基(Samuel Hickey)对本报记者表示,从本质上讲,绿色发展的核心是技术创新。技术创新与产业竞争力紧密交织,形成创新、学习与技术升级的良性循环。绿色技术创新并不像过去人们认为的那样局限于全球北方国家,而是在“全球南方”获得了更多的发展和迭代升级。21世纪初以来,“全球南方”在绿色技术研发方面表现出了更为强劲的创新能力。根据相关学者统计,2000—2013年,“全球南方”的绿色技术出口份额在全球的占比从约18%上升至约32%。如今,全球南方国家不再受困于如何获得绿色技术,他们正在通过绿色技术带动产业升级、提升全球竞争力,实现经济与环境的双赢,继而推动本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从学术研究成果的角度也能看到“全球南方”对绿色发展的关注。通过对学术文献的统计分析,希基发现,自2018年开始,“全球南方”学者在绿色发展方面的研究显著增多,研究聚集于可再生能源创新、技术与国家创新系统、绿色产业政策等议题。此外,研究课题范围广泛,不但具有专业性、综合性,而且兼备跨学科性、创新性、开放性等特点。学者来源地多集中在中国、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尼日利亚、巴西、沙特阿拉伯等国家。从地理位置来看,关于绿色发展的研究集中在东亚、非洲、拉丁美洲等区域,因为这些区域的国家或已开始实施绿色增长策略,或在关键的气候和环境技术方面创造了先发优势。

希基认为,这一趋势表明,绿色发展已经成为21世纪各个国家发展的当务之急,尤其是全球南方国家在绿色发展方面付出了更多努力,取得了很多成绩。绿色发展不是某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责任,而是有赖于全球性合作,无论全球南方国家还是全球北方国家都应该主动作为,扩大合作范围,分享知识和技术成果,营造良好的合作环境,共同应对人类面临的挑战。

绿色发展具有更大溢出效应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近期刊文《来自全球南方国家的气候领导力》认为,全球南方国家在实现全球净零排放目标方面可以发挥核心作用。在2023年底举行的第二十八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与会方承诺,到2030年将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增加两倍,并确定了许多有助于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行动计划。除了大幅提升可再生能源产能之外,各国还需提升能源利用效率,并逐步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使用。

文中提到,“全球南方”拥有大量太阳能、风能、水能、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如能对其合理利用,他们在减少碳排放、加强能源获取和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方面将会取得快速进展。以哥伦比亚和肯尼亚为例,尽管哥伦比亚拥有可观的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但水力发电仍占其电力生产的约70%。哥伦比亚政府承诺,到2030年进一步提高可再生能源在该国能源结构中的比例。通过利用风能、太阳能、生物质能和地热能,哥伦比亚可以进行多样化的可再生能源组合,并进一步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肯尼亚是可再生能源利用较为成功的非洲国家之一。肯尼亚利用其丰富的地热能、风能、太阳能和水力发电资源,将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提高到了电力生产的90%以上。同时,该国也在积极帮助其他非洲国家进行可再生能源利用和改造。

在希基看来,“全球南方”在可再生能源和绿色发展方面取得的成就与政府实施支持性政策和创造有利的投资环境密不可分。这些国家在转型过程中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产业得到了显著升级,同时还拓展了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的机遇。不过,持续推动可再生能源转型和绿色发展需要大量资金支持,这也是“全球南方”绿色转型中可能面临的挑战之一。据相关统计显示,2021年全球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中仅有0.6%流向非洲国家。除吸引西方国家直接投资外,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多边开发银行在内的全球金融体系也要进行必要的改革,使其资金更公平高效地投入“全球南方”的可持续发展之中。

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建筑环境学院副教授凯特·毕肖普(Kate Bishop)对本报记者表示,绿色增长不仅是全球北方国家经济增长的工具,也成为全球南方国家经济增长的助力。如能有效部署政策工具到相关领域,与全球北方国家相比,全球南方国家获得的回报与收益将会更多。首先,全球南方国家可以通过绿色增长和绿色产业政策实现跨越式发展。其次,随着绿色发展的深入,全球南方国家会获得更多的知识、技术和外来投资,这些要素又能给当地的环境改造和技术升级带来溢出效应,走上绿色发展道路的全球南方国家将会实现经济和环境的双赢局面。

中国绿色发展带给人民巨大福祉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曾提到,近些年中国经济保持持续增长,得益于良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强有力的制度保障,高质量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词。中国不但聚焦于高科技领域的发展,在绿色发展方面也进行了部署和实施。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已经处于全球领先地位,在绿色交通领域也发展迅速。中国一直是解决全球性气候问题的领导者。2022年,中国清洁能源发电量达2.54万亿千瓦时。2023年上半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突破13亿千瓦,历史性地超越了煤电装机。同时,中国将碳排放权交易体系覆盖范围扩大到了更多的工业部门。中国正在进行经济转型,虽然并不容易,但给中国民众带来了巨大的福祉,让更多年轻一代可以生活在绿色、健康的环境中。

毕肖普说,在最近关于气候的一系列新闻中,她注意到,中国政府将加快绿色转型,加大对清洁能源项目的投资力度,通过增加对电动汽车、太阳能电池和锂电池等产业的投资带动经济增长,淘汰落后产能。中国加大绿色发展方面支出力度的决定是一个重要的决定,将通过尽早达到化石燃料使用峰值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推动完成《巴黎协定》中的减排目标。这还表明,地方性绿色产业政策可以有效促进经济增长,而不是阻碍脱碳进程。在中国进行全方位绿色转型的同时,世界其他国家和各国企业也在寻求经济发展向清洁能源转变。国际能源署数据显示,2023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新增装机容量比2022年增长了近50%,是过去20年来增长最快的一年。

希基将中国的绿色发展归因于绿色产业政策的支持。产业政策由多种形式组成,包括产业促进计划、直接补贴、税收抵免等。他认为,中国的绿色产业政策已经成为绿色经济增长的杠杆。此外,中国拥有宽松的绿色技术研发环境,这也大力推动了中国绿色经济的发展。绿色产业政策与国家创新体系的有效结合是中国能够扩大经济规模并向低碳方向转变的有效方式之一,对此,其他全球南方国家可以借鉴和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