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报告 首页 / 智库报告

国际能源署发布《2023年世界能源投资》报告

信息来源:中国科学院武汉文献情报中心 发布时间:2023-07-04 浏览量:1569

5月25日,国际能源署(IEA)发布《2023年世界能源投资》报告指出,在能源安全战略部署的大力推动下,清洁能源技术投资正在扩大对化石能源投资的领先优势,2023年全球清洁能源与化石能源投资比达到1.7,且投资正流向清洁能源制造业以及关键矿产和金属竞争领域;全球政府能源研发支出(2022年增长10%)大大推动能源创新,并聚焦清洁能源主题(占比80%),关键矿物和电池仍是清洁技术创新的重要领域。

1、成本、气候和能源安全目标以及工业战略共同推动了清洁能源技术投资的强劲增长

经济复苏、能源危机以及化石能源市场剧烈波动,显著提振全球清洁能源投资和技术部署。预计2023年全球能源投资将达到约2.8万亿美元,其中清洁能源投资将超过1.7万亿美元(增长24%),包括可再生能源电力、核能、电网、储能、低排放燃料、能效提升以及终端可再生能源和电气化;剩余部分略高于1万亿美元(增长15%),将用于化石能源供应和电力,其中约15%用于煤炭,其它为石油和天然气。此外,美国《通货膨胀削减法案》以及欧洲、日本和中国等政策举措也推动清洁能源投资。

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主导了清洁能源投资增长势头,电池、热泵和核电等领域也做出重要贡献。预计2023年,低排放电力投资占比将接近90%,其中太阳能将超过10亿美元/天(全年3800亿美元),首次超过石油上游投资。另外,消费者正倾向于终端电气化,2023年电动汽车销量将跃升2/3,热泵销量持续增长。

2、清洁能源投资增长引人注目,但主要集中在少数国家,需警惕清洁能源转型背后的失衡风险

2023年清洁能源成本压力在2022年小幅上升后正在缓解,成熟清洁技术在当前燃料生态中仍具有较强的成本竞争力,但也存在潜在风险挑战:一是全球清洁能源投资失衡,主要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2021年以来超过90%的清洁能源投资增长来自发达经济体和中国,其增长额超过了其他地区的投资总额。最大的投资缺口来自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如果不加快清洁能源转型,全球能源格局将面临新的鸿沟。二是在连续的成本下降后,受关键矿物、半导体及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光伏组件、风力涡轮机等关键技术成本上涨。三是太阳能、核电部署逐年增加,但风电投资波动,作为重要的低排放灵活性资源的水电投资呈下降趋势。四是电网投资主要集中在发达经济体和中国(占比80%),薄弱的基础设施成为发展中经济体投资的限制因素。

在能源安全和气候需求的推动下,直接短缺和长期不确定性是天然气投资的关键。俄罗斯削减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减少约80%)促进了替代能源和LNG基础设施投资。强有力的政策信号和支持计划推动低排放氢和CCUS项目管道的快速扩张,未来低排放燃料投资可能会强劲增长。

3、投资正流向清洁能源制造和关键矿产,确保新供应链的健康有序增长将是主要任务

清洁能源制造、关键矿物和金属供应的竞争是确保弹性转型的关键。清洁能源安全转型取决于弹性和多样化的清洁能源供应链,要实现1.5℃路径的2030年目标,还需在清洁能源制造和关键矿产供应方面投资约1.2万亿美元。除矿产开采外,中国是全球电池制造供应链各环节的主要参与者。各国已宣布的制造计划将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中国市场的集中度,2020年代末中国产能份额可能下降10%。电动汽车市场利好、储能电池的强劲投资(2023年预计达400亿美元,几乎是2022年的两倍)以及本土供应链政策,将推动全球新的锂离子电池制造项目部署,到2030年将可能达到5.2太瓦时的新产能。但由于资源勘探到开采加工需要十年以上时间,关键矿产投资将成为清洁技术制造和部署的制约因素。

尽管宏观经济存在不确定性,全球能源研发公共支出稳步增长(10%),中国保持着研发支出的领导地位。直接支出还带动了创新项目间接支出的增长,企业研发支出增长10%,但低于收入增长速度。难脱碳行业的企业研发支出持续增加,大部分支出来自中国企业。十年来的廉价资本降低了高风险投资障碍,掩盖了创新体系的潜在弱点,随着资金成本的上升,风险资本系统的健康状况和公众支持水平将是新技术创意继续发展的关键决定因素。

扩大清洁能源投资规模是能源可持续安全转型的关键任务。自2021年以来清洁能源投资回升,超过化石能源投资增长速度近3倍,但全球投资失衡风险长期存在,许多国家电网扩建和现代化投资滞后;电气化趋势良好,但能效投资远远不足,低排放燃料基础设施较弱;化石能源投资是净零情景需求的两倍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清洁能源投资迅速扩大,但可持续金融工具匮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