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聚焦 首页 / 思想聚焦

张希良:不会出现为了应对碳关税问题而把我国碳价提得很高的情况

信息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23-07-13 浏览量:502

7月11日~12日,2023年全国低碳日主题宣传活动在陕西西安国际会议中心举办。


  今年4月25日,欧盟理事会投票通过了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即碳关税),有可能开启全球气候贸易规则新时代。这一变化引起我国市场的关注和担忧。

  在主题宣传活动期间,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希良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来看,碳关税对中国整体经济的影响不是特别大。“虽然中国和欧盟谈判结果难以预料,但是不会出现为了应对碳关税问题而把我国碳价提得很高的情况。

  国内外碳价格存在差异是正常现象

  NBD:目前欧洲碳交易市场价格在七八十欧元一吨,但中国碳价不到60元人民币,您如何看待这之间的差异?

  张希良:我觉得这种认识是一个误区。从现在碳交易价格来看,加州是20多美元一吨,欧盟是80多欧元一吨,我国碳价要达到发达经济体的水平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合理的。

  一个国家的碳价应该与该国减排目标相对应的边际减排成本相关。不同国家的减排目标、发展阶段和经济结构差异又会导致边际减排成本的差异。

  我国的碳减排力度大,但就目前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来看,相较于发达经济体,碳减排机会比较多。比如我国有大量的工业,一般来说低成本机会较多,而美国、欧盟交通和服务行业较多,减排成本较高。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明确“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其中“有区别的责任”是与不同国家不同的减排特点相关的。中国目前还没有实现碳达峰,所以是强度控制,但是那些实现碳达峰的发达国家已经开始总量控制,不同国家所处的阶段不一样,碳交易价格不同是正常的,如果全世界都一样反而不正常。

  此外,别看欧盟的碳价现在很高,在过去也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处于个位数,碳价发展到现在是有一个过程的。

  现在欧盟碳价格高是因为有期货、期权等金融元素的参与,表现的是对未来的预期。由于欧盟不断加大减排力度,预期碳排放配额也越来越少,导致其碳价越来越高。

  NBD:今年4月,欧盟理事会通过了碳边境调节机制(即碳关税),也就是说欧盟将针对部分进口商品的碳排放量征收税费。这会对中国经济造成哪些影响?

  张希良:我认为,个别行业肯定会受到一定影响,但是对中国整个经济的影响不大。当然,中国现在还要跟欧盟谈判,虽然谈判结果难以预料,但是不会出现为了应对碳关税问题而把我国碳价提得很高的情况

  碳排放配额分配要考虑效率与公平

  NBD:目前市场上存在对碳排放配额分配的争议,您对配额分配工作有哪些建议?

  张希良:碳排放的配额分配要考虑效率与公平。分配的主要目标应与国家减排目标关联。目前我国碳市场发展还处在起步阶段,这两个目标还没有很好地关联起来。如果未来能不断改进,我国碳市场的总量设定就会比较清晰,然后再进行分配,这就比较好了。

  根据《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我国碳排放配额(CEAs)以免费分配为主,未来免费分配的基准线可能越来越严,分配方式上也有可能引入有偿分配比如拍卖的方式,以此来提高碳排放配额分配的效率和公平。

  NBD:在这方面,发展相对成熟的经济体有什么经验可供我国参考?

  张希良:从欧盟的发展经验来看,立法先行比较重要。欧盟通过立法把碳排放总量先定下来,这样市场就会有很强的预期。然后再考虑配额分配方式,是免费还是拍卖。目前,欧盟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中大部分是通过拍卖获得碳排放权,尤其是电力行业,拍卖占比已经达到100%。

  NBD:碳减排、碳交易其实是存在成本的,被纳入的行业可能会担心能不能消化这个成本。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张希良:减排有成本这是必然的,只要控制碳排放,就肯定有成本。但是成本对不同的企业来说不一样。对碳减排做得不好的企业而言成本就高,对于做得好的企业不光没有成本,反而还会有盈余,因为排放配额是可以出售的。

  目前,全国碳市场仅管控煤电行业,但是煤电机组经过长期持续的更新改造,减排空间已经比较有限,边际效果较小,但边际减排成本较高,因此我们一直提扩容到其他行业。目前来看其他工业行业在减排方面有很大潜力

  但是碳市场扩容离不开外部环境的成熟,要等待合适的时机,现在有些条件已经具备了,水泥、电解铝行业可以考虑扩容。相关部门也正在进行这方面研究,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有一个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