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聚焦 首页 / 思想聚焦

印度的净零排放雄心和路径

信息来源:中国石化报 发布时间:2024-02-26 浏览量:201

根据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的一份新报告,作为拥有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国家,印度在未来几十年将成为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之一。印度希望依靠工业实现这一跃升,但碳排放量也将随之大幅增加。由于拥有以化石燃料为主的能源系统,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三大二氧化碳排放国。

伍德麦肯兹在报告中表示印度面临独特机遇,可以走上一条不同的发展道路,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将自己转变为低碳经济强国。随着印度人口和制造能力的扩大,印度不仅需要投资清洁能源,更有必要重新思考布局经济与清洁能源的关系。

可再生能源产量正快速增长

该报告认为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增长对于印度未来经济的低碳发展至关重要。在全球范围内,印度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已排名第四,自2014年以来增长了四倍,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目前约占该国总发电容量的43%。Panchamrit倡议是印度在COP26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首次提出的气候目标,要求在短短六年内将非化石燃料产量增加近两倍,这为印度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发展奠定了基础。如果成功,到2030年,印度碳排放量将累计减少10亿吨;到2070年,印度GDP碳强度将低于45%,实现净零排放。该倡议还强调印度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正致力于通过为可再生能源倡议提供大量国内外公共和私人融资来支持新的工业发展,这也是印度可以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借鉴的一个新模式。

建设可再生供应链至关重要

报告分析指出,迄今为止,印度取得的进展非常可观,但必须加强国内供应链,才能实现到 2050 年非化石燃料发电量达到近80%的目标,促进能源安全、成本控制和创造就业机会。例如,印度缺乏太阳能晶片生产能力,阻碍了其在制造业的雄心和净零目标。

目前印度已经推出许多促进国内光伏供应链增长的政策举措,但制造业仍然依赖进口,特别是多晶硅、铸锭/硅片、辅助设备和光伏机械。

电池存储是印度实现净零排放目标的重要环节,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需要进一步增加电网和电池存储容量。印度政府对投资相关项目实行激励措施,要求在超过5兆瓦的可再生能源项目中安装电池存储。但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对储能的投资却滞后了。印度需要千兆瓦规模的电池制造,以降低生产成本并确保能源安全。获得建设电池产能所需的关键矿物是另一个挑战。该国政府通过与生产挂钩的激励计划,支持发展约50吉瓦时的电池制造能力,但远低于到2030年所需的208吉瓦时电池储能系统这一产能目标。

2030年前将新兴技术纳入主流

随着能源密集型产业大幅增长,印度面临比其他主要经济体更多的新建和早期生产单位脱碳的挑战。但这也提供了一个机会,可以在投资早期通过低碳技术制造和供应链发展来刺激工业增长。印度内部潜力还有待开发,其规模、人口和经济发展水平提供了一系列独特的脱碳机会。印度每年约有7.5亿吨生物质残留物,其生物能源潜力基本上尚未开发。将生物能源的使用从住宅领域转向工业和运输领域,将有助于减少石油进口和秸秆燃烧造成的空气污染。印度已经在压缩沼气、生物质造粒以及道路运输和火力发电厂的生物能源使用方面处于全球领先地位。该国丰富的生物原料和内部解决方案的进展证明了其在可持续航空燃料(SAF)方面的巨大潜力。预计印度今年将批准本土SAF生产工艺,芒格洛尔炼油厂的SAF工厂将于2025年初投入运营,因此必须加强监管,确保生物质供应链发展,并为生物燃料生产提供联邦资金支持。在2050年净零排放情景下,生物燃料每天可取代50万桶石油需求。氢能对于印度最具挑战性的行业脱碳至关重要。在相对较高的太阳辐照度和风速的情况下,印度可再生能源生产氢气的平均成本与电池存储相结合,提供了一种具有成本效益的选择。到2030年,陆上风电和太阳能的混合发电可能将制氢成本降至4.3美元/千克,达到仅次于中国的“亚洲第二低”。印度政府已拨款21亿美元,通过一项为期三年的激励计划,将电解氢生产成本降低10%。印度的氢能政策还允许开发商在25年内从电网购买可再生电力,无需承担输电成本。然而,除非印度继续增加风能和太阳能的发电量,否则净零目标将难以实现。除了脱碳之外,可再生能源还必须为印度提供125吉瓦的清洁电力,以实现到2030年的500万吨绿色氢气生产目标。预计到2030年,印度约有400万吨低碳氢气可能投入使用,约占全球产量的5%。

对CCUS的支持尚需持续加大

报告认为虽然政策支持和成本效率相结合使印度在发展氢能方面处于有利地位,但政府必须进一步刺激其他行业,例如碳捕集、利用和封存(CCUS)。尽管印度政府认识到CCUS的重要性,但其做法仍然过于保守。印度政府智库NITI Aayog已经确定了CCUS的巨大潜力,但目前政府仍缺乏明确的计划和财政支持。印度的碳定价制度将于2026年开始实施,这将有所帮助,但更多的举措势在必行。利用捕获的二氧化碳为印度的化肥行业生产尿素,以及印度车队、柴油发电机和拖拉机使用甲醇,都应该起到激励作用。在印度2050年净零排放的愿景中,需要超过10亿吨的CCUS产能。

制造业减排成为实现净零排放的挑战

伍德麦肯兹指出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独树一帜的是,印度将其以服务业为主导的经济与日益发展壮大的制造业相结合。这得益于政策制定向专注于工业增长的战略转变,与生产挂钩的激励计划、购买当地制造产品的政策正在推动投资。由于这一战略,有可能加剧印度日益恶化的排放状况。2050年净零排放愿景要求经济增长与可持续性挂钩,特别是在难以削减的制造业,包括水泥、钢铁、石油化工品等,这些行业的总排放量占印度工业总排放量的四分之三。水泥产量占印度工业总排放量的近四分之一。快节奏的建筑业应帮助主要水泥企业投资于低碳价值链。例如,JSW水泥公司计划在其制造厂将农业废物用作生物质燃料,以遏制其碳排放。新技术,例如利用工业和农业的废热、窑炉的电气化、氢气共燃以及CCUS等,可以长期支持印度水泥生产商的脱碳倡议。此外,项目还可以利用印度的生物能源供应来实现脱碳。印度的钢铁产量增速居全球第一,是其工业排放的最主要来源。钢铁制造商必须率先减少对燃煤直接还原炉和高污染感应炉的依赖,向低碳电弧炉转变。废料和气体或氢基直接还原铁等绿色金属份额的上升也有助于净零排放。到2050年,印度的炼钢产能预计将增长3倍,达到5.1亿吨,2050年净零排放愿景要求印度电弧炉钢铁产量在总排放量中的份额达到总产量的60%。与水泥不同,钢铁的工艺排放在总排放中所占比例较低,因此钢铁制造商应致力于发展节能工艺和更清洁的炼钢技术。印度对石油化学品的快速需求增长也应得到脱碳投资的支持。作为能源密集型产业和排放密集型产业,乙烯生产是印度脱碳的重要部分。石油化学品产业净零排放的关键步骤包括扩大塑料的循环经济、裂解炉的电气化,以及向低碳原料和氢气共烧炉的转变。

打造提高能源效率的印度模式

报告中提到印度已是全球人均排放量最低的国家之一。为了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还需继续保持减排趋势,到2050年,将最终能源消耗较目前情况下降30%以上。实现这一目标极具挑战,但该国的一系列方案已初见成效。一是建设印度碳市场。印度目前是一个合规碳市场,并计划同时引入自愿机制。2050年净零排放要求印度的碳价格达到154美元/吨,碳市场发展应鼓励公司将其在CCUS、绿氢、可再生能源和生物能源方面的投资货币化。否则,由于前期投资成本高,这些投资可能不被看好。二是制定具有地方影响力的国家政策。“用高效LED灯泡替换所有低效灯泡”倡议(UJALA)是世界上最大的针对住宅消费者的零补贴LED灯泡计划,也是印度以国家政策发挥影响力的典型案例。除每年减少35太瓦时的能源消耗(占印度总电力需求的3%)外,UJALA还引发了对LED灯泡制造的大量投资,大幅降低了零售价格。三是在工业部门,执行、实现和贸易计划在推动能源密集型行业提高效率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通过将个体节能目标分配给指定企业,达成目标后可获得证书和奖励,为实施能效措施提供特别激励。四是解决建筑部门的能源效率问题,特别是制冷问题,这是一个迫切需要采取行动的领域。全面实施国家建筑规范以及电气标准对于提高能效具有重要作用。


(资料来源:伍德麦肯兹)